重要通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域名将由www.ncpssd.org调整为,欢迎收藏使用!
您好, 请 登录 注册 2024年05月18日 Sat

弘扬“三大民主”,为强军胜战注入新动能

朱纯辉  田志轩


在军队内部实行政治、经济、军事“三大民主”,是我军区别于其他军队的一项特有政治优势,也是人民军队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革命战争年代,我军之所以能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劣胜优,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广泛深入开展“三大民主”运动,达到“政治上高度团结、生活上获得改善、军事上提高技术和战术的三大目的”。新时代新征程,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加快把人民军队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必须传承和弘扬这一优良传统,让“三大民主”助推强军兴军跑出加速度,为胜战打赢注入新动能。

实行“三大民主”是人民军队特有政治优势

在人民军队内部实行“三大民主”,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创举,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旧军队中长官压迫士兵的管理制度和带兵方法,建立了新型官兵关系,最大限度调动了全军官兵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确保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部队内部的团结统一。

我军创立之初,部队人员由多种复杂身份构成,受封建传统观念和旧军队军阀作风影响,随意打骂体罚士兵现象严重,极大地影响了部队团结和战斗力提高。同时,部队无论从人力、物力、财力还是武器装备等方面,都与国民党军队无法相比。面对强大敌人,人民军队要想赢得斗争胜利,不仅需要有党的坚强领导,还必须充分调动广大官兵的战斗热情、激发他们的战斗意志,形成“上下同欲者胜”的制胜优势。

在军队内部推行民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在斗争实践中逐渐形成的重要建军治军原则。毛泽东同志曾提出:“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1927年,毛泽东同志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进行三湾改编,宣布实行军内民主制度,规定官兵待遇平等,经济公开,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团以下各级建立士兵委员会,士兵委员会代表士兵利益,参加部队管理。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规定:官兵之间只有职务的分别,没有阶级的分别;实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坚决废除肉刑,禁止辱骂,让士兵有说话的权利,反对打击报复;克服极端民主化,保证民主生活的正常开展。抗日战争时期,各部队运用整风的方法,通过召开民主会议,检查官兵关系,纠正军阀主义倾向,开展尊干爱兵运动,增进亲密友爱的情谊,加强内部团结,部队民主生活有了进一步发展。解放战争时期,全军开展新式整军运动,普遍采用民主的方法,实行阶级教育,整顿组织,检查工作,评议党员和干部;在作战时,发动群众讨论如何完成战斗任务等,都进一步浓厚了部队民主氛围。1948年,毛泽东同志在《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的指示中,将军队内部的民主生活概括为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实践证明,我军实行“三大民主”建立了新型官兵关系,实现了官兵一致,“军队就增加了绝大的战斗力”。毛泽东同志曾指出,“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

人民军队依靠“三大民主”奏响了一次又一次胜战凯歌。革命年代,正是军队内部充分发扬民主主义,广泛吸纳官兵智慧,才使我军的战术思想、战斗技术和作战指挥能力不断提升。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开展的立功运动、团结互助运动、新式整军运动,以及参战部队战前召开的“诸葛亮会”“想办法会”和战后的战评活动等,都是军事民主在作战、训练、管理教育等领域的创新创造。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坑道战”,最初就是从一些战士挖“猫耳洞”开始的,进而推广到整个部队;1952年,志愿军在夏季作战中开展的“冷枪冷炮”运动,也是官兵们的智慧结晶。正是广泛的民主运动,把人民军队变成了一个大熔炉、大学校,使得我们这支最初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发展成为战无不胜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

准确把握“三大民主”科学内涵

“三大民主”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在我军建设中的重要体现。与社会政治生活领域民主制度不同的是,我军内部的“三大民主”无论在组织形式、活动方式、运行模式上都有着自己的鲜明特色。

我军“三大民主”是党的群众路线的有力彰显。军队要不要实行民主,绝不是方法问题,而是一个立场问题、根本态度问题。我军内部的民主制度既涵盖了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群众观点,又体现了党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路线。实行“三大民主”,既是巩固团结部队、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手段,也是尊重官兵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加快推进我军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支撑。在部队日常工作、学习、生活、训练以及作战等各领域广泛开展好民主活动,可以最大限度集聚官兵智慧,形成正确的决策,并使正确的决策命令变成官兵的自觉行动。

我军“三大民主”是有领导、有秩序的民主。军队武装集团的特殊性决定了我军内部的民主必须以巩固部队内部的团结统一和提高战斗力为前提,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有序进行,实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从我军发展壮大的光辉历程中可以看到,凡是正确地、有领导地开展了“三大民主”的部队,官兵关系就非常密切,部队士气就非常高昂,战斗力也就非常强大。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开展的“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群众性练兵运动,就是在各级党组织坚强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从而极大提高了官兵的战斗技能。

我军“三大民主”集中体现官兵一致、官兵平等理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不论职位高低,在政治上一律平等,相互间是同志关系”“必须按照官兵一致的原则,互相尊重,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努力构建团结、友爱、和谐、纯洁的内部关系”。将官兵一致、官兵平等理念运用于部队政治生活,就是要保障官兵的知情权、参与权、建议权、监督权;运用于部队经济生活,就是要维护官兵的合法权益,发扬官兵一致、同甘共苦的精神;运用于部队军事生活,就是要尊重官兵首创精神,坚持依靠“大家想办法,人人出主意”,找到解决问题、克敌制胜的办法,提高部队建设质效和胜战打赢能力。

不断激发“三大民主”创新活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对发扬人民军队“三大民主”高度重视,强调要适应新的时代条件下基层官兵特点,加强部队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三大民主”建设,强化官兵主人翁意识,保障官兵知情权、参与权、建议权、监督权,强调要坚持基层至上、士兵第一,充分尊重官兵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新时代新征程,面对军队履行使命任务的新要求、官兵成分结构呈现的新特点、部队教育管理面临的新形态,要在守正创新中推动“三大民主”焕发新活力,不断提高“三大民主”对部队建设和战斗力的贡献率。

在不断满足官兵需求中丰富“三大民主”的内容范围。进入新时代,我军官兵的成分结构与以往有了很大不同,特别是90后、00后“网生代”官兵,平等意识、民主诉求更加强烈,对涉及官兵个人利益的敏感问题、事关单位建设的重要决策,希望在民主议事、民主推荐、民主评议、民主监督、民主选举等政治生活中有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建议权和监督权。开展“三大民主”,不能仅满足于经济民主活动中参与连队伙食管理,还应向部队日常经济管理、经费开支以及部队住房、医疗、教育、文化等福利待遇方面拓展;民主管理从侧重于改善生活向改进作风延伸,把强化干部以身作则、自觉与战士实行“五同”等,作为民主生活的重要内容,加强对干部工作生活作风和部队训风演风考风的民主监督。

在积极适应新的战争形态中创新“三大民主”的方式方法。当今世界,伴随着信息网络技术迅猛发展,运用信息网络技术开展活动日益成为“三大民主”的重要方式,需要通过诸多网络平台丰富网络民主形式,加强网络安全教育,强化网络舆论监督,实现网上网下民主活动的有效衔接。同时,随着智能化带来战争形态的新变化,对激发官兵的作战潜能提出更高要求,必须通过发扬民主,创新基于联合作战行动的军事民主方式,强化预案式民主,搞好分散式民主,实施开放式民主,充分吸纳借鉴各方面的智慧和建议,最大程度弥补各级指挥员的能力和信息不足,有效实现作战认知、作战行动的高度一致和高效指挥。

在规范民主生活秩序中不断完善“三大民主”的制度机制。组织和制度是确保“三大民主”生活经常化、规范化的基础。在我军长期的民主建设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整套符合我军特色的民主制度规范,如军人代表会议、基层单位军人大会和军人委员会等民主组织和制度,有力推动了我军“三大民主”的作用发挥。进入新时代,随着国家民主政治建设的发展完善,我军“三大民主”建设需要进一步规范官兵的民主权利和义务,健全“三大民主”内容体系;围绕民主生活的有序开展,规范“三大民主”运行体系;围绕营造良好的民主生活环境,完善“三大民主”的保障体系,真正使“三大民主”生活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为加快推进我军现代化建设和提高打赢能力注入新活力、增添新动能。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